种蘑菇的k菌

做一个立派的痴汉

VJ次元scale12-22脑洞及分析

※本文是对着arcv漫画各种乱想出来的分析结论和剧情脑洞,很多是瞎扯并不怎么专业,纯粹是对作品的发散性思考,感兴趣的话欢迎讨论和指正。

※很长,很啰嗦,且图多,慎戳



1.根据1-22话信息整理的时间图


查看大图:

http://photo.weibo.com/2104070432/photos/large/photo_id/4117929456180256/album_id/4105670478713203

时间图借用世界线的概念来进行整理:

粒子在四维时空中的运动轨迹即为世界线。一切物体都由粒子构成,如果我们能够描述粒子在任何时刻的位置,我们就描述了物体的全部“历史”。想象一个由空间的三维加上时间的一维共同构成的四维空间。由于一个粒子在任何时刻只能处于一个特定的位置,它的全部“历史”在这个四维空间中是一条连续的曲线,这就是“世界线”。一个物体的世界线是构成它的所有粒子的世界线的集合。

-假设莲原本的人生所在的世界线命名为世界线0,当莲改变过去的时候,他作为粒子构成的存在,本身的历史不再连贯,位置也不再唯一,跳跃了世界线来到了新的历史轨道上,即形成了世界线1。

-根据夏娃的说法:


莲、素良以及夏娃已经多次“轮回”,这里轮回的概念应该是指多次借用GOD之力回到过去重新再来,类似游戏读档一般,但是重新来过的时候必然是改变了过去某些事情,因此根据不同的历史结果衍生了不同的世界线。

-假设游胜和零王研发质量立体投影导致GOD灭世的这一条世界线是莲、夏娃等人经过n次轮回后到达的世界线,那么同样使用了GOD力量回到过去的零儿和游矢同理,在回到了十二年前的瞬间,也相当于来到了新的世界线,即世界线n+1。

根据上表可以总结以下结论:

其一:通过“轮回”诞生的新世界线与上一条世界线具有因果关系,平行世界本身可以由无数种,但是在无数平行世界之中,仍旧可以分出一条分界线,即“有未来的人回到过去”的平行世界和“没有未来的人回到过去”的平行世界。也可以理解为,存在外在干涉之力的世界线和不存在外在干涉之力的世界。而这个干涉之力显然是从GOD诞生开始的,类似薛定谔的猫的实验中,打开盖子之前违背观测的状态,和打开盖子观测后的状态

正常历史——未诞生GOD——盒子关闭状态,猫咪生死叠加态——历史随机

扭曲历史——GOD诞生——盒子打开状态,知晓猫咪生死——GOD作为观测者对历史产生了影响(例如令莲的人生从死亡变成或者赢得比赛达成理想人生)


其二:莲等人的经历是“不断轮回”,轮回状态下,时间显然不是正常线性前进的,而从时间图也可以大致感受到一个趋势——历史越来越短暂,虽然不知道莲所经历过的时间,未来走向何方,至少再世界线n这一条上,世界走向了终结,而游矢和零儿虽然回到了二十年前,但是如果没能真正找出创造GOD的罪魁祸首,很可能是无法改变这个历史趋势的,这一点也有点类似于石头门里的世界线收缩,历史扭曲的后果就是原本是无数平行世界延续下去的状况,在某一时段扭曲打结,未来的人们和过去的人们以一种不合理的状态聚集在同一时间,造成时间无法正常行进。


其三:整理出时间图后可以发现一些比较有趣的问题

1)游胜零王的年龄应该在35-40之间,那么零儿和游矢回到二十年前很可能遇到年前的父亲们。

2)如果漫画设定和动画相同的话,游矢十四岁,零儿十六岁那么零儿和游矢在过去继续呆2年左右应该能够见证零儿诞生,呆4年左右可以见证游矢诞生,但是两人回到过去到底产生多大影响未可知,诞生出来的两个孩子到底还是不是他们“本人”也无法确定。

3)原本质量投影应该在游矢和零儿出生后才出现(从零王和年幼零儿的回忆杀可以看出),但是由于零儿回到了过去,让质量投影提早诞生了二十年,并且还广泛应用于生活各个领域。如果质量投影的诞生是GOD毁灭世界的前提条件之一的话,那么零儿造成的影响无疑是推动了世界毁灭(这一点也和前面推测相同,轮回的后果是造成历史坍塌缩减)

4)莲对于游吾的描述是“ルーツ(roots)”(说起来roots好像还是基督教《圣经》用语)


这个词很难想象是三代以内的形容,假设个最近的祖先,比如曾辈儿,以及假设每一代都是二十岁结婚生子,那么莲和游吾相差年代约60年,游吾如果和游矢同龄的话,二十岁的莲则和十四岁的游吾相差至少66年,不过个人感觉相差可能还要大,也许100年上下(虽然仅从莲的回忆杀里体现出来的社会风貌并没有感受到100年的科技差距感,只能认为是漫画里的科技树成长的比较缓慢233)。

动画是跨越次元(空间)让角色产生交集,漫画是跨越年代(时间)让角色产生邂逅,对比着看格外有趣。


2.不同阵营角色已知信息和未知信息

-幻影一方

游矢:

√已知:军方立体幻象的实验导致GOD降临并失控毁灭世界,GOD是一种认为创造的力量,随后游胜通过操控GOD的部分力量发动世界幻象将他送回二十年前(来源:和游胜的对话);自身记忆有缺失但是对于游胜、零王和零儿相关事情还有记忆;认为3u是自己的人格;

×未知:不知道亚当因子且不知道为何亚当因子在自己身体里;不知道3u和自己的真正关系;不知道3u即将消失;不知道GOD真身;

3u

√已知:世界幻象相关;和游矢一同生活过的会议以及游矢的记忆内容(尤其有一段记忆是3u不希望游矢回想起来的);察觉到自身可能受到亚当因子影响力量逐渐消失;

×未知:不知道亚当因子;不知道GOD真身;


-零儿

√已知:GOD是在军方研究假想空间时通过虫洞来到现实世界的;GOD可以操控时间;游胜想要控制GOD将游矢送回二十年前(不过感觉零儿已经察觉到零王的说法不一定是真相),零儿认为他和游矢是唯二的两个“原型”(这个概念至今没有彻底解释到底是什么定义);零儿察觉到有未知势力在他回到二十年前被埋的时候救过他(不一定是EVE组织做出来的)

×未知:不知道亚当因子;不知道GOD真身;零儿在世界线n未毁灭的时候应该不认得3u,否则看见3u出来时候应该有反应,但是他还是将其定义为“人格”(这一点略奇怪,回忆来看游吾至少赢过一些比赛的冠军,但是同样是决斗天才的零儿竟然完全不认识的样子);


-EVE组织一方

√已知:GOD的力量是操控时间;他们轮回过的世界线上发生的事情(莲清楚世界幻象的事儿,这个词是游胜送走游矢时候提到的,说明那一条世界线上他们也存在,也许一定程度上也产生过影响,比如GOD是如何从次元裂缝进入真实世界进而失控的);游吾的部分事情(莲知道游吾和游矢的关系,知道游吾的王牌,不过由于世界线已经改变了缘故,莲的认知也不一定准确,比如莲不知道世界线n上的游吾的王牌极速龙还具有灵摆属性);EVE组织知道亚当因子可以带给GOD永恒的生命,且亚当因子和夏娃因子能够令GOD觉醒;

×未知:EVE组织同样不清楚GOD的真身(从以撒对夏娃的病症无能为力,只能自责研究这么久仍旧没能查清GOD的真身);


总结后发现很有趣的一点是目前三方势力全都不知道GOD真实身份,同样也不清楚GOD是如何诞生的,最多知道GOD的力量表现形式,这种了解也是根据经验得来的。这说明三方都不是GOD的创造者,应该存在作为一切根源的第四方幕后黑手。

而对于GOD的认知,三方的形容犹如盲人摸象,各自都窥探到了GOD的一部分特质,拼凑在一起才能构成GOD的基本面貌。


3.关于GOD

于是根据上面整理的信息大致总结下目前已知的GOD信息

1)GOD全名为Genesis Omega Dragon—创世终焉龙,名字来看应该是兼具创造和破坏,这一点和霸王龙扎克的设定很相似,当初扎克爸爸的广告词里是这样说的:

破坏与创生,原初与终焉,将一切统合在一起的至高之龙


GOD的宿体应该是一张卡片,形态则应该是龙身,这里主要通过莲的回忆里出现的“龙瞳”得出的猜测:


2)GOD影响现实世界前提条件应该是质量投影的出现。


这一点也与GOD依托的载体—卡片相符合。

2)GOD可能并没有人性化的意识,也许只是一种能量的体现,所以它对世界产生的影响很可能是来自于借用它力量的人的“愿望”或者“意志”的反馈,例如莲的“想要活下去”,例如游胜操控GOD的力量目标明确地地将游矢送回二十年前的过去。

不过这里有一点很奇怪,游胜拿到了GOD卡可以一定程度控制GOD力量,那么零王是如何将零儿送回过去的呢?无疑也应该是通过GOD力量,但是零王和游胜同为研究者,零王不太可能在研究上超前特别多,只能说零王也应该借用了GOD之力,但是没有卡片的他却能做到了和游胜一样的事情,甚至比游胜传送的还多——零王直接把零儿所在的避难所都传走了,只能说零王和GOD力量的关系更加密切?(这一点后文还会继续阐述下)


因此,GOD本身也可能不分阵营,只要掌握了正确方法,无论谁都可以操控它。

3)原本游胜和零王以为GOD是从其他次元偶然来到这个世界,但是游胜发现GOD是人工创造的产物。

4)零儿听说GOD是来自于次元的裂缝,在通过质量投影创造假想空间的时候,假想空间与虫洞相连,导致次元裂缝中的GOD来到真实世界。

5)GOD的力量目前引发的现象有:

第一种:时钟回转;


第二种:个体送回过去;


第三种:改变过去发生的事情

和前两种比起来果然还是莲的经历稍微有些不同,前两种本质来讲都是不影响穿越者本身状态,影响其周围事物的时间,造成穿越回过去的结果,第一种是轻微影响,第二种则是完全回到过去,而第三种则是对穿越者本身也施加影响,如果莲是在濒死状态下回到过去的话本身应该还是濒死状态,但是莲实质上是“重新经历”过去,也就是只有他的精神和记忆“穿越”回过去的自己身上(嘛还是和石头门差不多的感觉)


第四种:返老还童

被GOD带走的莲当时已经80岁高龄,但是成为EVE组织一员后恢复成青年时期的样貌,EVE组织中也都没有外貌看起来年长的人,且莲说过:


“我已经度过了漫长的岁月”——在无数次轮回过程中,EVE组织成员的身体应该并不会发生老化,或者是他们身体的时间静止了。


总的来说这四种现象都是和操纵时间有关,而且主要对“过去”的方向做出改变,同时GOD也能实现时间暂停的效果:


在听过莲的叙述后,游矢得出结论—GOD有支配时间的力量,不过仅从目前存在的信息来看,GOD是否能操控指向未来的时间还不太清楚。


6)EVE组织中的人应该都借用过GOD之力对过去做出改变,在借用了GOD的力量的瞬间,估计EVE组织的人就会来到他的面前,告知对方:

“你被GOD选中了。”

22话这句话一出现顿时让人联想起18话时,莲同样对零儿和游矢说过这句话:


实质上,虽然零儿和游矢都是怀着要阻止他人恶用GOD的目标回到过去,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两人的经历几乎可以说和EVE组织成员完全一样:为了改变既定发生的事情而回到过去重新来过,虽然两人回到过去的时间跨度相对莲当时的情况来讲比较大。

虽然莲是怀着感激和报恩的心理跟着夏娃一起离开去个GOD打工,但是客观来看EVE组织这批人无疑是被GOD操控的棋子,脱离了生死轮回,依靠GOD之力一直存活下去的他们本身应该需要支付代价。“被GOD选中”可能就是遭受到GOD支配的一种信号,而零儿和游矢身不由己的借用了GOD的力量,今后很有可能也要面临支付代价的时刻(GOD这种根本是高利贷啊。。。


4.关于EVE组织、亚当因子和夏娃因子

目前来看EVE组织主要为GOD达成一个目标:收集亚当因子,令GOD觉醒。有关亚当因子和GOD关系的描述:

  • 漫画14话:亚当因子能给予GOD永恒的生命

  • 漫画18话:亚当因子与夏娃银子,这二者正式能使GOD觉醒的力量



  • 漫画19话:等GOD觉醒之时,一切都将会被补完,夏娃、以撒、亚当等人都会获得永恒的生命



根据以上信息可以得到下面的结论:

1)亚当因子、夏娃因子和GOD之间关系是

亚当因子+夏娃因子=令GOD觉醒,GOD觉醒=GOD获得永恒的生命,因此莲才说“亚当因子能给予god永恒的生命”

2)GOD之卡在侵蚀夏娃的身体,但是GOD又相当于夏娃的生命,而莲等人一直在追寻和关注亚当因子,反而没有强调过夏娃因子,因此基本可以判断他们已经得到了寄宿有夏娃因子的人,嘛名字这么明显目测也就是夏娃啦,并且GOD和夏娃生命息息相关,那么估计也许GOD已经和夏娃因子建立了某种关联,导致夏娃作为载体虽然被GOD的力量侵蚀,但是她的生命和GOD已经绑定,同时她作为夏娃因子拥有者可能拥有对GOD的一定程度的掌控权,所以才能持有GOD卡。

3)这一点也让人联想到,实际上亚当因子和GOD关系的描述很奇妙,“亚当因子能给予GOD永恒的生命”这个关系看起来仿佛亚当因子掌握主控权,那么如果夏娃因子持有者能够具有操控GOD的权限的话,亚当因子持有者自然也同样有这样的能力。

不过亚当因子和夏娃因子本质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他们能够令GOD觉醒?为什么GOD觉醒能够获得永恒的生命。。这些还有待漫画进一步揭开谜底。

4)EVE组织目前来看除了素良以外的所有人共同特征都是半张脸孔上有特殊的疤痕,并不是意外造成的结果,更像是某种标准和印记一般。

那么为何只有素良没有这个标志?从他和妹妹的对话可以看出,对他而言唯一愿望是创造出能够和妹妹一同生活的世界,从他当下状况来看肯定是没能实现的,所以我的猜测是很可能对素良来讲,他在借用了GOD之力回到过去后,还没有真正达成他的目的。也许这个痕迹是借用GOD之力达成愿望后,彻底成为GOD麾下一员的证明。



5)EVE组织虽然在GOD的力量下不老不死,但是夏娃和莲都开始出现某种病症,从两人的反应来看夏娃出现病症的时间更早,相对的情况恶化的更严重,大部分时间也许只能沉睡休息,而莲的状况是身体出现麻痹,导致与游矢决斗时一瞬间无法控制住D轮。


莲患有和夏娃相同病症是在22话揭示的,不过在19话的时候,他就对素良说过:



“我们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一旦发现他们就要立即和他们决出胜负。”

第一次看19话的时候还以为莲是替夏娃着急,现在才察觉到莲是意识到自己的状况在不断恶化,能够战斗的时间不多了。

看素良疑惑的样子,莲应该是没有告诉组织其他人,而莲在组织里的分量应该也不轻,诶莲这点还真和游吾蛮像的


察觉到最糟糕的情况后,先一个人默默的扛下来,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性格诶。。。。

6)还有一个和莲相关的疑点,莲的第一次人生以翻车告终,重伤濒死的时候接受了GOD的帮助让过去重新来过,摆脱了翻车命运【喂,成功拿下了冠军,不过对莲来说第一次人生的惨痛记忆还保留,所以莲在第一次和游吾决斗的时候被游吾察觉到他的心理阴影,就是会在右侧留下空隙


心理阴影因为记忆而保留,但是从第二次人生延续到如今的他,身上不应该有第一次人生遇到的车祸留下了的伤痕的。



莲的伤疤也许暗示着他们这一具被GOD之力支撑塑造的身体的真相,莲自己也认为,现在的他不是他“真正的人生”,相当于否定自己如今“活着”的状态,病症恶化,身体麻痹,也许是因为GOD力量消耗的情况下,他们的“真正的人生”中的那一具身体也无法维持原本的时间活着状态。不过现在线索还太少,无法确定猜测方向是否正确。


5.关于灵摆召唤和娱乐决斗

游胜在预见到质量投影在被军队利用后造成的负面后果时,决定投身于娱乐决斗中,通过娱乐决斗引领质量投影走向正途,而这个过程中诞生的召唤法即使灵摆召唤。灵摆召唤是娱乐决斗的象征,也是游胜和零王友谊的象征。



在这个意义上,灵摆召唤与娱乐决斗的宗旨密不可分。有趣的是,由于未来毁灭时只有零儿和游矢(以及3u这三只背后灵)回到了二十年前逃过一劫,二十年前却还没有诞生灵摆召唤,结果零儿和游矢成为了唯二的两个灵摆使。


零儿虽然使用灵摆召唤,却还是憎恶游胜创造的娱乐决斗,所以游矢对于娱乐决斗的坚持,几乎是游胜,或者说毁灭与未来的那个时代为数不多的痕迹。

而在更加遥远的其他世界线上的未来中——莲的时代也同样有娱乐的概念,不过相较于游矢认可的为了让人感受到快乐的娱乐决斗,莲所了解的娱乐世界,比起是否能给人带来笑容,更加重要的是实力、资金、名誉、运气等要素。


同时在莲的D轮高速决斗中,也感受不到质量投影和灵摆召唤的存在,虽然也可能是没有描写的原因,但是有一点侧面说明了一些问题:

莲对游吾的一切都十分熟悉,包括游吾的车型、游吾的战绩、游吾和游矢的关系(有一句欲言又止的:不亏是游吾的...),同样他也了解游吾的王牌:明净翼疾速龙


但是莲在决斗的最后,明明已经布好了封锁同调召唤的死局,却发现了出乎他意料的一件事:


明净翼疾速龙是同调·灵摆怪兽,所以封锁了同调召唤,还可以通过灵摆召唤召出。

按照游吾的说法,这是他和游矢的一同进化的卡片,莲本身是了解游吾和游矢的关系的,虽然不知道他了解到什么程度,但是他所了解的历史中,游吾并没有和游矢一起创造出疾速龙的双属性,他知道的疾速龙,应该仅仅只有同调属性才对,所以才会大吃一惊——“怎么可能”

那么就让人有些怀疑莲所在的世界线0和世界线1中是否有孕育出灵摆召唤,灵摆召唤的诞生和质量投影密不可分,而质量投影又和GOD现世息息相关,这样一来,灵摆召唤很可能是一种仅存在于世界线n这一条历史线中,与GOD之力有关联或者相克制的独特力量。


6.关于两段最后的对话

在游矢和零儿被送回过去之前,两人分别和自己的父亲有过一段对话,说道零王和游胜,也是颇为令人唏嘘,两人作为惺惺相惜的好友,最后却分道扬镳相互怀疑,两人最后各执一词,皆认为对方与GOD失控有关。


游胜认为零王被GOD附体,所以才不停止军队实验,导致GOD失控。


零王认为游胜拿走GOD卡是为了实现支配GOD的野心。

游胜令游矢回到过去找到GOD的真身,而零王则让零儿回到过去阻止游矢控制GOD卡。

两种相互矛盾的说法,到底哪一边是真相?亦或者两者皆存在问题(例如两人都被第四势力所误导中了离间计)?

仔细看了对白后,个人感觉零王的遗言可疑地方略多。

1)零王&零儿

零王是这样和儿子交代的:


"零儿,这个世界马上就要消失了,这是由于GOD的力量。"①

“GOD...”

“游胜他带走了GOD的卡片,他迟早有一天会解放其中的力量吧。”②

“那个人为了支配GOD,恐怕正要把儿子送回过去,你要阻止这一切,永别了...零儿!”

零王的①句和②句之间其实隐藏了很多信息,零王说游胜带走了GOD卡片,而游胜也说过他从军方出拿走了卡片,可见这件事是事实,但是游胜带走GOD卡其实应该是发生在“GOD”失控后,零王的语序其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但是零王这种说法巧妙在,有种倒因为果般的误导,让零儿误以为①句是结果,②句是原因解释,也就是“因为游胜带走了GOD卡试图解放其中力量,导致GOD失控,令世界消失。”

最后零王再补了一句临时塞给零儿当做阻碍游矢的理由——阻止游胜支配GOD,但是实际上这一点又和他说出的另一个事实——“游胜把儿子送回过去”有所矛盾,零王已经说了,世界毁灭,除非游胜已经能够支配GOD卡,否则没可能存活下来,既然把儿子送回过去谋求支配GOD说明他现阶段并没有掌握GOD卡,那么矛盾出来了,一个有野心的人为了自己掌控某种力量,选择了送儿子回去,而自己毁灭在未来里,那么这个人岂不是没可能实现支配GOD的野心了,所以零王这套说辞本身有不少矛盾在,但是表面上又充满了一种语言诱导,给零儿一种一切都是游胜野心的印象。

因为零王这样的表述,令人有些怀疑他的这番话的真实性。而另一个最大的一点就是,游胜是依靠控制部分GOD的力量才让游矢回到过去,那么失去GOD卡的零王凭借什么把零儿的避难所整个送回过去呢?甚至零儿都没有穿梭仓仍旧毫发无伤的回到了过去,只能有一个可能性,其实零王也掌握了GOD的力量,甚至没有持有卡牌也可以使用——类似EVE组织的人一样。

事实上我认为零儿也应该察觉到了零王这些话的奇怪之处,毕竟以零儿的智商,事后回一下就可以看出来,而零儿对游矢亦敌亦友的态度也说明了他自己已经有自己一些看法了,他对游矢说绝对不原谅他的父亲,其实我觉得并不是针对GOD灭世这件事,可能是指,如果最早游胜没有和零王一同研究,也许零王就不会想要去触碰神之领域,也不会遇到GOD了。而对游矢,他却比任何人都了解游矢的意图,在游矢把他引导无人的空旷场地的时候就察觉到游矢想要引出第三方敌人,并且还很配合,虽然嘴上比较傲娇。




零儿了解游矢,还乐意配合他,其实也就是说明本质上,他是信任游矢的,信任他的判断,也信任他的目的对自己无害。他的这份信任,恰恰说明了他对自己父亲的一番话的怀疑。

2)游胜&游矢

这两人的对话也有一处令人在意的地方:



在游胜提到“GOD已经失控”,GOD缩写上方的片假名是Genesis Omega Dragon,也就是说游胜读的是全名。比起零儿听到GOD时的充满疑惑的反应,游矢对GOD没有任何疑问,而是直接反问“为什么GOD会在父亲的实验室里?”并且此时他对GOD的说法按照上标来看是单词“god”,这个反应说明游矢很早就知道GOD,甚至习惯直接喊它的缩写的简称单词,他对GOD的影响并不陌生,反而疑惑为什么出现在父亲的实验室里,感觉当年游矢参与GOD之事比他如今还记住的部分还要深,尤其左下角游矢看向GOD时那个戒备忌讳的神情,说明他非常明白GOD是多么危险的存在。

如今的幻影的记忆是残缺不全的,感觉他肯定是忘记了不少GOD相关的事情,而这些里一定存在3u不希望它想起来的那一部分,以及3u为什么现在以背后灵形式存在也许也与此相关。


以及最重要的,为什么亚当因子存在于零儿和游矢身体里,而且无论是零王还是游胜都选择让自己的儿子回到过去,探寻GOD,除了父爱层面上的问题,很可能因为他们清楚亚当因子是掌控GOD的关键要素,也就是他们清楚两人身体里存在着秘密武器,才放心托付给儿子,所以零王和游胜在世界毁灭之前到底做了哪些事情看来十分关键。


7.关于游矢的记忆

提到游矢的记忆,幻影由于记忆残缺,所以将3u当做了自己的人格。


而21话中,游矢被游吾大意地扔到了记忆世界的核心之处,不小心看到了自己的记忆断片,回想起一些零碎的过去,例如:


小时候他经常和“某三个人”一同玩解残局。之所以是“某三人”,因为这里的漫画表现形式,漫画回忆里如果人脸还打上暗牧的话,一种是不希望观众认出是谁,一种是表达回忆者还没有想出这是谁。在这个场景下,观众一眼看得出这仨就是幼年3u,那么这里表达的就是后者的含义——幻影虽然想起来这个场景,但是他没记起来自己具体在和谁玩这些,他想起来哪些令人怀念的童年时光和温暖的感触,却仍旧没能意识到这些珍贵的伙伴们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这可能和游吾破坏游矢的记忆碎片有关,所以游矢一些记忆场景还也许能复苏,但是想不出到底是谁。显然吉田老贼是下一盘大棋,幻影在尚未回想起一切的时候逐渐地再一次地失去了3u,当他终于明白所谓的三个人格其实就是自己记忆里中最温暖的三个身影的时候,大概就是他需要面对的最为艰苦的试炼吧。



而这个时刻即将到来,因为莲的存在,在莲讲述对先祖的憧憬踏上梦想之路的故事后,在他露出那张如同游吾长大后的面孔后,聪明如幻影立即意识到,游吾和莲是有血缘关系的,也就是说——游吾不是人格,游吾曾经是活生生的存在。



8.关于蝴蝶

22话里我特别喜爱莲回忆里因为一只误闯入车轮下的蝴蝶而遭遇惨剧的那一段分镜,由一只蝴蝶起始,由一只蝴蝶终结,莲的命运就在这轻盈的两翅之间悄然而定。





结合a5漫画涉及到时间穿越的主题来看,蝴蝶本身就隐喻了“蝴蝶效应”,微小的变化引发了连锁的巨大反应。无论是蝴蝶的位置,还是莲的选择,看似只是很小的命运偏差,却对未来、对过去,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而基督教中,蝴蝶形象对应堕天使昔拉,昔拉本身是掌控绝望的杀戮天使,最擅长的是带来绝望。日本文化中,蝴蝶则又象征着生命无常的死亡之美,同时往往也代表梦中的灵魂,庄周梦蝶,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而中国有化蝶的典故,日本文化里对于蝴蝶意象也常常用于暗示转世重生,生死轮回的情节中。

蝴蝶本身丰富的文化内涵,让它出现在这一段记忆画面中相得益彰,又寓意丰富。

蝴蝶之于莲,即代表命运的无常和残酷,也象征着他在心怀梦想之时被命运碾碎的绝望,挣扎于生死边缘后的轮回重生,以及经历了漫长和无尽的第二人生后,对人生的怀疑——自己是否真正活着,自己真正的人生到底是哪一边?如果一方是真实,另一方则是梦幻,到底残酷才是真相,还是幸福才是现实?


以及处于好奇心,查了下这只蝴蝶的品种,确定是一种常见的小蝴蝶,学名白粉蝶(菜粉蝶)


特别常见,估计说它的幼虫名字更加广为人知——菜青虫。

选了这么一只常见的小家伙客串感觉除了方便画以外【喂,可能也更加能突出那种偶然性和微小的偏差感吧。推倒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卡,只需要很小很轻的力道。

噫提到多米诺又联想到蕉蕉那张卡片


SR 多米诺蝴蝶,记得校对定这张卡名字的时候就吐槽过卡名结合了骨牌效应和蝴蝶效应,莲的故事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这张卡片一样,即有蝴蝶效应的体现——一只小小的蝴蝶导致莲的人生的巨大改变,又有骨牌效应的体现——莲的改变这一微小的力道,也许引发了骨牌般的连锁最终导致世界毁灭的结局,虽然莲不一定是最初的那一枚骨牌,但是他的人生也是这一套混沌又复杂的命运连锁的一份子,不可抗拒,不可逆转,生死轮回,无处可逃。


————06.12 end————


啊漫画这个复杂又细腻的剧情设定看的脑洞大开实在是太愉快啦w

以上脑洞很多是和基友们讨论出来的,感谢南瓜,感谢斑鸠w

无限期待本月下一话带来怎样的冲击wwww


———补充———

发现一个新的伏笔:

零儿最早对游矢的两个形容是:


这段话里可以了解到以下信息:

—游矢是决定世界未来的命运的因子

—游矢和零儿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唯二的两个原型(original)

当时看的时候不太清楚因子指什么,现在反过来看发现零儿估计在那个时间点已经知道亚当因子

“亚当”意为人类始祖,可以称之为“原型”,而零儿强调他和游矢是唯二两个原型,对应后文,零儿和游矢恰好是唯二两个拥有亚当因子的人,所以第2话这里,零儿这段话透露了他此时已经明白他和游矢身负亚当因子这件事儿了。

另外一点,在前7话的时候,其实一大谜团是为何幻影可以自由操控质量投影,能够不借助设备将卡片实体化:



而在15话到18话游矢和零儿的决斗中,游矢特意将零儿带到空旷的地底,由于两人并没有使用动作场地,所以应该并没有开启质量投影装置,但是两人的怪兽全部都可以直接实体化,尤其逃出地底的时候,两人是乘着各自的怪兽离开的。

(不过隼也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掏出决斗盘召唤鸟来砸玻璃,所以此处论据不是很有说服力)

   所以可以认为零儿估计也能做到幻影那种,可以随意令怪兽实体化的事情。而如果这是两人都持有的力量的话,很有可能这种力量是来自于能够赋予GOD永恒生命的“亚当因子”。

———06.13 end———







评论(3)

热度(57)

  1. ◆ 10种蘑菇的k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