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蘑菇的k菌

做一个立派的痴汉

【ARCV135纪念】忆

*135话周年忌短篇

*角度是135话就是“榊游矢”存在的the end,后续的游矢是继承了记忆的全新soul(本质应该是扎克爸爸的完整转生了)

*赤游向

*可以搭配BGM食用:http://www.xiami.com/song/1771868271

以上

————————————————————————————————-

楔子

    原野上摇荡着花之海洋,纯白馨甜的栀子,小巧淡雅的桔梗,簇拥着热烈绽放的蔷薇......永不停歇的微风拂过花瓣草叶,惊起栖息一隅的群鸟,带着优雅的轨迹划过夜空中的银月,两个人的行者的偶遇。


   

    “你是路过这里的......旅行者?”

    “不是,我是特意来寻找这里的。”

    “因为这里的风景?你喜欢花海?”

    “不讨厌,不过不是因为花海。”

    “诶,那是因为这里的月色么?大家都说这片月光如同水银般耀目。”

    “也不是因为月色。”

    “看来也不是因为鸟群和微风呢,对么?”

    “我是为了这片废墟而来。”

    “废墟———?啊,花海太美丽了完全没有注意到。你认得这片废墟?”

    “认得。这些残骸原本是一座宫殿,名字叫做Isolation Dome,在一场战斗后坠落崩毁,是我和一个人分别的地方。”

     “看来是相当重要的人呢,所以你是来找他的么?”

     “不是,我是来找回记忆的。”

     “记忆?你忘记了什么么?”

     “一句很重要的话,是我和他最后一次交谈。”

     “为什么会忘记呢?”  

     “是新世界的原因,在z-arc消失一年后,ARC-V装置再启动后,次元逐渐融合,为了适应巨变的世界,历史也在不断的变化。”   

     “虽...虽然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是说你会逐渐忘记他的事情么?”

     “现在还记得。”

     “可是你已经开始忘记了。”

     “所以我来到了这里......如果,如果你和朋友约定要获得胜利,打败敌人,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你又没有办法帮助他的情况下,你会说什么呢?”      

     “恩......勇者斗魔王之类的剧情么,大概是加油,干掉那家伙——之类的?”

      “如果他还面临迷失自我的危机呢?”

      “唔......迷失自我....额就是被大魔王控制这样的走向?总感觉童话里看到过的样子。”

       “虽然不是,不过差不多的情况吧。”

       “好吧,那大概是——振作啊你个笨蛋,敢放弃我就亲自打醒你——之类的?”

       “如果他还刚刚失去最重要的护身符心绪大乱濒临崩溃呢?”

       “唔......你的朋友到底经历了什么啊......那,这是绝对要赢的决斗么?”

       “是啊。”

       “你也完全不能出手帮忙?”

         "是啊......"

       “大概只能说——先放下其他想法集中精神取胜吧,我相信你!”

       “......”

       “所以你想起来了么?”

        “没有,我只是觉得他大概并不擅长回应这样的话吧。”

        “诶为什么?”

       “因为他是会为了别人的期待投入太多的类型,要回应期待,要实现父亲的理念,要让大家绽放笑容......他的目光永远看向这些,唯独那个时候,我真正的想法是希望他保护自己吧,留下独一无二的自己。”

       “既然你是这样想,那时大概也是这样回应的吧。”

       “谁知道呢,那时候的我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家人,伙伴,世界的命运,我和他约定,和他一起的话,一定可以用决斗给世界带去笑容与和平,真是自大的话呢。”

       “世界不是和平了嘛,大家都很开心啊。”

       “世界也会很快忘却一切,无论是痛苦的原因,还是开心的理由。”

        ——他靠近一块伫立的残垣,将手中一簇怒放的麦秆菊轻轻放置在一侧——

        “而我想铭记一切。”

          无论是还是寥寥无几的交谈,还是一起走过的风景,他的笑容,他的话语。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已经逐渐崩溃——

         ——记忆构筑的灵魂——

        “这样啊,那我来为你和这束花拍一张照片吧,恰好带了拍立得相机哦。曾经听人说过,镜子无情,所以善忘,相机呢因为有情,所以留影,很棒的话吧!也许你说的历史啊世界啊什么的不会改变已经存在了的物体呢,等你再次看见这片风景的时候一定会想起来的!”

          “多谢,还未请教你的姓名?”

          “我叫Moira,住在附近的居民,出于偶然今天借到了相机,出于偶然又在这里碰到了你。”

           “Moira么,那么偶然也一定是不可违抗的命运呢。”

             如果踏出基础次元的那一步,直至终结之刻,都是被命运的丝线操纵的木偶般的行动,分裂的灵魂必将合一,挣扎与否都无法逃离,至少,至少,可以让悲叹不会,随风而逝——

             

             “所以.....那个时候,我向他说了什么呢?”

               对话的另一人已经离去,照片无声地沉默。

              “他又想向我传达了什么呢?”


                渐渐模糊的记忆中,还记得他的侧影,在扭曲的世界中——

               “零儿,大家,我会——————”




————————————————————————————————

有些画蛇添足的注释,get的可略过

*麦秆菊花语:永恒的记忆

*Moira:原始含义是希腊神话中命运三女神的统称,作为人名时含义是命运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