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蘑菇的k菌

做一个立派的痴汉

VJ次元scale7—12感想和脑洞堆积


 首先,跪下来感谢吉田神和三好神,每月就靠这个过活儿了。。。

----------------------------------------------------------------------

vj即将连载一周年,感觉在吉田基佬的带领下,世界观越来越完善,角色关系越来越。。。。。几乎每一话都是铺天盖地的糖,但是仔细思考后发现里面掺了好多疑似玻璃渣的东西,趁着真相还没有揭开的时候,先根据已有的一些细节做些心理准备,阿门。

以下都是瞎猜,仅供脑洞使用,被打脸可能性极高


最近vj信息量一话比一话多,好多细节让人细思恐极:

首先先从幻影巨巨的记忆世界的景色开始脑洞。。。

目前展现出来的世界或者空间有:舞网市、幻影的记忆构成的世界、莲和EVE所在的异空间

舞网市作为故事发生的大舞台,姑且认为这里是“现实世界”,与之相对,幻影的记忆也形成了一个奇特的空间,早在第七话的甘蓝和蕉蕉寻找幻影的记忆碎片的时候稍微展现了一下记忆世界里的风景,大致是弥漫的雾气和荒芜空旷的公路的景象,在十一话莲与蕉蕉决斗时,又看到了记忆世界其他区域的景象,比起七话,空中悬挂着巨大的月亮,天际倒悬破碎的楼宇,扭曲盘旋的公路,飞掠而过的蝙蝠,散落的风力发电器以及簇拥道路的森森丛林,看起来既有文明存在的痕迹,又充满了扭曲、怪诞的风格和毁灭的气息。


两话里的风景虽然同在记忆世界里,显然是不同的区域,十一话里蕉蕉和莲飙车飙了不少地方不过莲还没收集到他想探查的“榊游矢”的记忆的信息,也没有看到之前蕉蕉捡到的那类记忆碎片,说明这段路上可能是处于记忆世界的外围,类似于印象一样的投影,也许反应的是某段记忆所处的场景,而记忆碎片凝结的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在十二话里证明了这个设想,在结尾几页,莲的面前突然涌现浓雾,而蕉蕉则对这段路无比熟悉,侧面证实了,两人即将驶入的心之深处,就是蕉蕉和甘蓝寻找记忆碎片的浓雾区。

幻影对于自身的记忆是这样形容的:

“我自己身上也发生了不少事情,有些记忆也残缺不全了”

幻影不记得的一些事情可以确定的是一大原因是蕉蕉和甘蓝对记忆碎片的破坏,另一方面很有可能是“心之深处”区域的“浓雾”的遮掩造成幻影部分记忆空缺。

在幻影被lds追捕的过程中,除了遇到棘手的素良后甘蓝蕉蕉纷纷出场打酱油外,两人一直把照顾陪伴幻影的事情丢给职业老妈子芋头,但是无论甘蓝还是蕉都坚定不移的表示——他们想要守护幻影,比起陪伴他两人反而是长期不上线,以至于幻影很奇怪的问“很久没看见他们两人了,他们在做什么”,蕉和甘蓝也同时拜托芋头在幻影面前帮他们掩饰行踪,这说明,对于寻找和毁灭记忆碎片这件事,3u认为是要尽快完成的,这是他们守护幻影的一种方式。

以此可以得出——浓雾也许遮蔽了幻影很多记忆,让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3u的灵魂和他共处一体,但是如果什么契机让这些浓雾消散,他可能就会想起3u无论如何都不想让他想起的事情。所以为了守护他,让他一直做如今一个快乐而开朗的娱乐决斗者,3u想让他忘记过去的一切悲伤。


那么到底。。。。。浓雾都掩盖了什么呢?

幻影不记得很多,但是对于GOD毁灭世界的事情却记忆犹新,在柚子问起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幻影的回答显然是口胡来掩饰——做梦梦到的


但是这个说辞也侧面反映了一些事情:幻影的记忆里存在着世界毁灭的景象,对应记忆世界里的风景,也许心之深处的浓雾区以外的风景就是对“世界毁灭”景象的映射。

——幻影亲眼见证过世界毁灭,生命消散

或许不仅仅是见证,因为零儿曾经这样说过:


“那家伙迟早会毁灭这个世界,那就是命运因子”

这样肯定的用于,比起推测和预言而言更像是确信,当一个人确信某件事会发生的时候,最合理的依据是他曾经目睹过,那么他可以对一天前的自己来说,明天必然会发生某件事。


于是话题回转回来,记忆里的风景代表着什么?——一度毁灭的世界,幻影记得世界要走向毁灭,但是他缺失了一部分记忆,是3u拼命想要掩盖的悲伤的事实,即使牺牲幻影对他们的记忆和羁绊,再结合零儿对素良的对话,结论就。。比较明显。

幻影曾经。。或者说以如今的现实世界舞网市为标准的未来某个时间点,榊游矢毁灭了世界。也许是为了改变什么他们回到了过去,或者来到平行世界,或者是来到了。。。。世界的备份(世界幻象)里。


另外记忆世界里有几个现象非常令人在意。

其一:记忆世界里发生的事情幻影不清楚——所以甘蓝和蕉蕉的行动幻影只感到疑惑却并不知情

其二:3u来到记忆世界中,服饰都恢复成与动画相同的衣着,而不再穿着统一的披风

其三:尽管幻影不清楚记忆世界的事情,他的意志却可以像神明一样主宰记忆世界里的变化,比如潜意识感受到蕉蕉的危机后,造出一条跑道让摔车蕉安全落地并赶上前方的莲,在蕉蕉对莲的强大感到沮丧的时候,蕉甚至听到了幻影的鼓励——

“游吾!加油啊,游吾!”

和他从小开始听过无数次的相同的语调和声音,即使说话的人忘却了很多,在他们守护者他的时候,他从未忘记保护着他们。

其四:莲进入幻影的记忆世界的方式是——通过电线骇到决斗盘再骇进记忆世界,这路线太神奇了,人竟然可以通过数据进入到另一个人。。。的记忆里?只有一种情况下可以达到这一的效果,看似血肉之躯的身体与记忆世界和作为路径的“决斗盘”“电线”是相同的事物——数据构成。如果连作为实体真实存在于舞网市的幻影的身体,那么作为“现实世界”的舞网市真的是现实世界么?


这让莲提到老番茄和零王时候顺便提到的某个词显得意味深长——

“世界幻象(world vision )”

简单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的话,立体幻象(solid vision)是将图像等数据进行有质量的投影,世界幻象感觉就是在此基础上将这个黑科技的应用范围扩大到世界层面。目前的舞网市已经较大程度的应用了立体投影技术,不仅仅在打牌的领域,甚至应用到建筑修复和灾难救助。


如果世界范围内如同舞网市一样遍布立体投影设备,在发生毁灭级灾变时能否像恢复破损建筑一样复原曾经的世界呢?如果达到这个程度,只要立体投影的力量还存在,世界乃至生命也许都可以像电脑中的软件一样可增可删可修复,按照这种方式创造或者再生出来的一切某种意义上像是不断在进行着轮回。

这里联想到两个很在意的片段:


第一个是赛尔隼这段有关活着还是死去的哲♂学发言,一直以来都顺理成章的觉得漫画隼也许就是设定为这样,执着于极限状况下的激烈交锋,以此填补内心渴望的狂热斗士,不过联想到小时候的隼还是比较文静秀气的氛围,虽然表情比较高冷,从衣着来看家境也应该是不错的状态,于是到底是因为什么打开了隼哥内心的新世界大门?或者说他发现了什么或者经历了什么让他自己对所处的世界产生了动摇,才说出这样的话语:

“在我究竟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都无法判断的这个世界里。。。”

如果世界幻象真的如猜想那样,是通过立体投影的力量将已经毁灭的世界重置,那么重新复原的人们是否还和原来的他们是同样的存在呢?他们“活着”是真正的存在于世界上,还是依托于立体投影,在虚构的世界里轮回呢?


另一个地方就是莲自称的“轮回同调”风格,莲的卡组强烈的特色就是被破坏的怪可以借助同伴的力量不断从墓地中复活,生者不会真正死亡,死者还会再次登场,这样的循环另蕉一度陷入困境。比起卡组的难缠上,这种带有很强剧情色彩的风格令人忍不住和“世界幻象”还有隼的那句台词凑在一起加以联想。


莲这个角色从登场以来也经历了三话的刻画,零零碎碎凑在一起信息量也蛮多了:

>登场时处于一个神秘的空间,可以了解到舞网市的状况,空间看起来和数据相关看起来比较高科技

>莲服从另一个神秘角色夏娃的命令,出发去救素良以及搜索幻影的记忆


>莲曾经是city champ的冠军,并且认识同样参赛但是是新手的蕉蕉,还对蕉蕉非常了解,包括他的王牌、脾气性格等。此处的city非常令人在意,到底是动画同调次元意义上的“city市”还是单纯的作为比赛名字的普通单词尚不能完全确定,考虑到舞网市并不像是有D轮比赛的样子,对这段莲的自述我更倾向于存在city市,不过可能不像动画那样分属不同次元,也许是同一世界下的不同区域?或者是同一世界因为发生了什么变故导致city的存在消失或者city本身被分离出去。

>莲身上有烫伤痕迹

>莲和游吾交流时候虽然带一些前辈一样的俯瞰口吻,不过他本人对蕉蕉很欣赏且比较关心,蕉蕉在不慎翻车时候莲也很紧张的大喊游吾,可以看出他对蕉蕉并没有太多敌意,对蕉蕉目前灵魂呆在幻影体内的状态也毫不疑惑看样子早就知道,反而是提及幻影时候的口吻,无论是莲还是夏娃都是很有距离感和戒备味道的“榊游矢”。

综上大概可以看出莲应该是一个很有名气的顶尖D轮决斗者,遭遇过重大灾难或事故,土豪级别(手里有很多款高性能D轮),所属的EVE组织与幻影巨巨立场不同,对舞网市的素良却相当亲切还特意去救人。


通过莲这个角色的出现,侧面引出了蕉蕉的过去,以及幻影的过去,这一点真心蛮意外,完全没想到这个月竟然会出现幼年幻影和幼年蕉的回忆杀。之前真没想到幻影和蕉蕉他们竟然有这么。。看起来很普通的童年,或者说因为普通才显得异常。vj次元里没有4u长相一致的设定,因为每次换人的时候路人视角完全可以区分他们的外表,而回忆杀又证明了他们本质是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成长轨迹和记忆,并且他们原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然而幻影自身的认知里,只认为他们是“另外三个人格”,所以过去必然发生了某件事另四个人失去身体以灵魂的形式存在于幻影的体内。3u不计一切对幻影的守护,表面很可能这样的存在形态也是游矢付出很大代价拯救的结果,并且至今幻影也仍旧不能完全摆脱某种危机。

3u知道的事情要比逐渐遗忘更多事情的幻影多很多,过去曾经有过的温馨和平的一点一滴,或者是另他们不愿回想的刻骨铭心的种种悲伤,宁愿单方面来承受失去的痛苦,只愿他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娱乐家,露出由衷而开朗的笑容温暖他人。




芋头偶尔露出的欲言又止的表情,甘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幻影的宣言,蕉蕉斩钉截铁想要守护幻影的决心,在他们平时嬉笑打闹以外,展现出的强烈的羁绊和深刻的感情,每一次看到都感到欣慰又心疼,而就算忘记了大部分事情,忘记了这些朋友们的真正身份,幻影守护他们的习惯还是深入骨髓,即使失去意识的时候,他也第一个察觉到蕉蕉的危机,来到他的身边像小时候发生过的那样,毫无保留的鼓励和支持。



总之Vj对四番茄扑朔迷离又深刻的关系刻画真心。。。。。。。。。。棒哭

就算是刀子做的糖也吃的超开心啊。。。。。。。


还是回到“世界真实”这个设定猜想上,从幻影和蕉蕉的关系可以看出他们本应是有非常容易查证的过去的,但是素良曾经说过:


比起只注重满足自己饥♂渴的隼哥和天然系的泽渡,素良身体虽然是小孩头脑却不一般【柯南:?

经过自己的调查素良可以确认零儿和幻影对他们世界而已都是“查无此人”的空降角色,虽然莲和蕉因为其他人接触的不多所以还没法判断舞网本土人士对他们身份是否有印象,不过但从柚子对D轮的态度多少感受到,蕉和莲看样子也是没人知道的。

那问题就来了他们到底来自何方

可能性1:来自平行世界或者其他次元——目前因为还没有设计到“其他次元”的用语这个可能性不大,而且漫画现在走向很有种和动画反着来的味道,动画是次元分裂,漫画就干脆把不同次元的角色都统合到一个世界下玩起了世界线的样子。。。。

可能性2:来自未来,并且不是zone那种类型的不同时代的未来,他们也许原本在舞网市这个世界是有过存在痕迹的,只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世界历史重置后将他们的存在删除了。

就好比原本应该存在的“游胜塾”变成了“修造塾”,原本应该是赤马家族经营多年的无人不知的LDS变成了零儿空降后突然建立。。。许多和动画世界观相似而又不同的设定反而像是暗示着因为什么事情导致历史轨迹被修改一样。

尤其结合这个细节更是让人有点。。。


蕉蕉后知后觉的发现柚子可能是熟人,虽然最开始遇到柚子的时候无论番茄还是芋头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现在芋头对蕉蕉的疑问倒是很淡定的回应——“游矢的记忆混乱所以没有察觉到”,虽然还是无法确定幻影和柚子关系有多深但至少曾经认识,只是幻影不记得,或者这个世界线上的柚子不认得。。。。


脑洞了这些线索之后得到的剧情猜测大致是这样:

最初舞网市里大概和动画一样,既有游胜塾也有LDS,榊游胜和赤马零儿也同动画一样一同研发了立体投影和动作决斗,而正如vj漫画开头所言:


立体投影这种宇宙质量守恒的可怕发明导致了近未来毁灭,标志性的毁灭产物就是创世终焉龙(G·O·D),幻影提到过,“正是为了把GOD制造出来才有了立体投影也说不定”,也许是有心人对立体投影的恶用,也许是失控力量出现后必然的历史走向,总之创世终焉龙如同北欧神话中诸神的黄昏之后盘旋于世宣告死亡的黑龙尼德霍格一般,宣告着世界的终结。在这种危机面前,零王发动了“世界幻象”,通过立体投影将毁灭的世界以另一种形式复原,只不过投影的时候不受影响的人自动从新的世界里提出,包括过去的种种存在痕迹,所以无论是幻影还是零儿,亦或是以其他方式存活下来的莲、EVE都成了“不存在的人”,出现在复制的舞网市里的时候,会查不到任何记录。零儿所言的他与榊游矢是唯二两个“原型”可能也是指在这种世界毁灭状况下存活下来而不是以复制数据虚假复活的存在。

立体投影不是时光机,它投影出来的世界可能更接近与一种数据构成的虚拟世界,这样的世界是否稳定,是否能发展下去,还是到达某个时间节点就再次回到起点重新开始(轮回概念),如同游戏里的副本一样,还没办法确定,但是参考这个世界的人的一些言行隐约可以感觉到这种特征(例如隼)。如果这是一个没有终点的轮回世界的话,大概这个虚拟的投影世界还在无数次的经历毁灭与复生,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其实真正的世界已经死亡,只是留下来一个无限循环播放的虚幻的影子,正好对应了“创世终焉龙”的“创世(genesis)”与“终焉(omega)”两个含义。

再。。再脑洞下,vj小番茄的代号是幻影(phantom),虽然代号感觉像是随便起的可是还是让人忍不住思考下是不是又别的引申含义。


幻影巨巨有一种力量非常特殊,那就是随心所欲将卡片进行投影,还不仅仅限于决斗过程中,第一话为了哄孩子喊出幻影龙以及打完泽渡后投影出纸飞机跑路,甚至很怀疑3u替换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依靠幻影这种投影能力将非实体的他们以幻影的身体为媒介展现出来。

这些都说明幻影几乎是一台行走的投影仪一样,十分擅长通过立体投影进行“创造”——

如果,,,如果漫画里也存在榊游矢“逆鳞”的一面,十分擅长通过立体投影进行“毁灭”的话

不得不说。。。。。。榊游矢这个存在简直可以直接和“创世终焉龙”划上等号了。

于是这里继续联想到零儿的若干台词:

“那家伙迟早会毁灭这个世界,那就是命运因子”

“迟早会走上那条路”

以及蕉蕉提到的:

“想起来也都是些悲伤的事情”

幻影自己也讲过:

“持有那家伙(GOD)的人会在未来毁灭世界”


虽然幻影巨巨在致力于寻找GOD,但是两遍台词放一起对比怎么看都像是。。。。他自己就是“持有GOD”的人啊。。。毕竟立体投影这件事和老番茄以及另外零王都相关,“世界幻象”发生前后也许出于什么原因,游矢成为了GOD的载体或者干脆和这条灭世龙合体,结果事情失控,世界毁灭等等。只是幻影不知道,但是3u知道这件事,为了防止GOD苏醒不得不消除一切和GOD灭世有关的记忆,很可能包括他们三个怎么怒领便当的记忆。。。留下只记得自己的梦想是做世界级娱乐决斗就的,善良又温柔的幻影(phantom)。

所以幻影说过:



“不知道自己是否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偶尔也有这种感觉。。。对我来说也只有用娱乐使大家感到快乐的时候,才能感受到活着的实感。”

世界可能是虚假的,记忆是残缺的,行走在无法预计的迷途中,只有沿路获得的笑容带来的温度,所以再小的愿望他也想要为对方实现,只有这样,才让他还能确认自己是真正的自己,还在凭着自己的意志前行。




the end




----------------------------------------------------------------------------------------------

感觉会被打脸的脑洞方向,吉田基佬应该不会这么丧病的我认为。。。。(´・_・`)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