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蘑菇的k菌

做一个立派的痴汉

【arc-v脑洞向】你曾是我的死亡

说明:

*アストログラフ・マジシャン采用NEO The ARC-V Project字幕组的译法,此文中译为摄星魔法师。

*设定大致参考树希太太对扎克和4u关系的分析,认为扎克灵魂分裂为碎片后,灵魂碎片和龙魂合在一起重生形成了自己的人格形成4u,再次合体后龙魂的部分变成霸王龙,但是4u因为已经是新的人格了没有办法恢复成扎克,因此扎克在分裂的时候已经不存在了。

*cp大概是摄星×扎克?灵感主要是135话黑白基佬这两个浓眉大眼的在小番茄身边卧底这么多年最后跑去给扎克帮忙导致吃星读×游矢的本人无数口老血但是又放不下扎克和摄星这对儿。。。于是。。。



You were my death

you I could hold

when all fell away from me. 

Paul Celan,from Fadensonnen (1968 )



01

        黄昏时刻。

        摄星悄然出现在扎克身边时,他正坐在山岩边缘,凝视着天际的残霞。盘踞着的霸王龙在暮色中如同山峦的剪影,静默地守卫在扎克的身后。摄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看得见远处些许将落未落的余晖,挣扎着为千疮百孔的大地涂抹一层微薄的暖意,可惜反而显得如火似血,荒凉而残败。

     “主人,东侧剩余人类聚集的地方出现奇怪的魔力波动,需要属下去查看么?”以一个标准的半跪姿势向扎克行礼后,摄星轻声向他询问。

       扎克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呜咽的风声从两人身侧略过,沉默良久后,他才开口回答,声音重叠低沉,仿佛是无数意志糅杂后汇聚成的音色。

    “无碍,无非是愚蠢的人类们最后的挣扎,不能动摇吾等摧毁一切的大业。”

       那么为什么之前的决斗还要放过这些人呢,摄星心中有许多疑惑。不过自从他从漫长的沉睡中再次醒来后,逃出他掌控之外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即使是以智慧和魔力著称,在决斗怪兽中地位超然的魔术师,面对眼前判若两人的扎克也不知从何说起。只是凭借曾经相处时养成出的习惯和默契追随在他的身后,见证一切,直到最后一刻。


02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摄星一直在思考着。

       好不容易令灵魂四分五裂的故主再一次复苏,君临人间,可是摄星内心清楚,眼前的躯壳中存在的并不是他熟悉的那一个灵魂。驱动这个半成品继续执行扎克当年未竟之事的源头,大概是当初与四龙融合之时刻印在霸王龙扎克身体中的强烈的意志。那是聚集了扎克以及所有决斗怪兽沉积了多年的愿望,向满载欲望及暴虐的人类回击以愤怒的业火,只有这样才能减少通过卡片浸入,不断污染精灵界的黑暗。

       可是为什么扎克没有真正复活?摄星不断回想着不久前自己再一次统合四龙复苏扎克的场景,权衡着到底是因为新次元的魔力环境影响了法阵的正常运转,还是没有等到四体分身完全聚合就尝试合二为一。

       目光略过再一次恢复安静如同一座雕塑一般的扎克,晚霞映入扎克死寂的瞳孔中,渲染出一片艳丽的红色。

        一瞬间,摄星又看到了那个人,护目镜束缚下依旧活泼而热烈的蓬松的双色发,深红色的眼睛温暖而清澈,他向自己伸出手,快乐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出来吧,星读,时读!”


03

    “洞察时间 、占读星辰、操控时空,全知全能的魔术师啊,现今于此降临,赐予我力量吧!出来吧,摄星魔法师!”

       摄星其实并不乐意被愚蠢又无知的人类召唤,所以人类手中只有一张能够和他建立联系的卡片,他更愿意花费时间来研究不同世界的星辰规律。不过既然被召唤了还是遵守决斗怪兽的本能,为临时建立契约关系的主人而战。不过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摄星有些一头雾水的看着面前这个绕着他打转的白菜头青年。

     “哇真帅气啊,不愧是我中意的怪兽!魔术师与龙最相称了,大家一定会喜欢你们的,你说对吧,异色眼?”

      于是他才注意到旁边的草地上还悠闲地趴着一头蠢龙。

      异色眼无辜的抬起头的用龙吟毫不留情的说出了事实:根据我的了解似乎人类认为魔术师比较适合屠龙。虽然说出了摄星的心里话,但是他不觉得认真回复对面这个人类有什么意义,毕竟他又听不到决斗怪兽的话语。

       然而下一秒出乎了他的意料。

      “娱乐就是要颠覆想象才有趣嘛,原本是敌对的双方成了战友这样的展开不是也很好。”青年没有在意,乐呵呵的伸出手继续用上下其手的方式“欣赏”摄星。

       摄星一边抓开研究他斗篷的青年的手,一边惊奇的提问。

      “你能听到决斗怪兽的声音?”

      “是啊,从小时候就能听到,我是不是难得一见的天才?”青年总算放弃蹂躏他的衣着,抬起头冲着他粲然一笑,带着一点略微稚气的得意神情。

      让摄星忍不住泛起了千年难得一次的恶作剧心理,一板一眼的给予打击。

      “这不算什么,据我了解历史上有很多位人类决斗者能够听到精灵声音,一些特殊的魔力环境下也可以让普通人类听到,具体方法有...”

      “好吧好吧这么严肃,要知道娱乐是生命的重要组成啊,你这样会没朋友的!”看到他果然露出懊恼表情嘟嘟囔囔的向后坐倒在草地上表达不满,摄星露出一丝微笑,不过由于隐藏在面具下并没有让对方察觉到。

      “如果主人想要听褒奖之言,我也会选择服从,毕竟我们现在是临时建立的契约关系...”摄星被对方的表现娱乐到后倒是大大方方的递了个台阶,虽然用语听起来还是槽点颇多。

      “开玩笑的啦,谁让你看起来那么拘谨我活跃下气氛而已。”原本低头摧残草地上的蘑菇的青年抬起下巴送给摄星一个狡黠的表情,让他陷入到一种被调戏了的无言状态。

      “我叫扎克,欢迎来到我的卡组,以后大家就是并肩作战的伙伴啦!”扎克笑嘻嘻地伸出手,灰绿色的碎发随着轻风摇荡,脸上的笑容鲜活而纯粹,像春日的阳光一般,摄星不由自主的握住他的手,心里不得不承认,比起情绪简单的决斗怪兽,人类这种复杂又多变的生物意外的有些可爱。

      “好的,我的主人。”


04

      经过一段时间的朝夕相处,扎克总算对他热情稍减,不再成天把他的卡片拍到决斗盘上拽他出来一起娱乐群众。这间接导致原本作为扎克头号王牌的异色眼看向他的眼神幽怨了十倍有余,令他不得不花时间安抚一头炸毛龙。不过多亏这种密集的召唤,摄星停留在人类世界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知道了扎克大大小小的琐事,比如发型像白菜所以格外喜欢吃白菜,比如早上赖床到需要异色眼跳到他身上才能起得来,比如是个无可救药的龙控满世界的收集龙卡,比如人生梦想是成为人类和决斗怪兽的和谐相处的榜样,让大家都能够开心幸福,通过决斗露出笑容。

      “为什么那么在乎别人对你的决斗的感受呢,据我所知大部分人类参与决斗比赛都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和地位。”

      “当然是因为决斗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啊,如果能让关注我决斗的人得到满足,快乐岂不是变成了双倍。”

      “那为什么又要在意决斗怪兽,好几次你的战术都因为对面怪兽想要多玩一会儿绕了好大弯,明明可以尽快获胜的。”

      “既然能够听到你们的声音,我当然不能对你们的渴望视若不见。我是要‘大家’都露出笑容,怪兽也是伙伴啊。”

      真是个奇怪的人类,摄星心想,可惜人类的生命是有限的,如果他也变成精灵体质的决斗怪兽的话,大概能够一起生活下去吧。。。


05

      单纯而快乐的时光日复一日的延续,直到在一次事故中,命运恶作剧般让笔直的道路出现了危险的岔路。  

      那一日,决斗场的地面被鲜血浸湿了一片,刺目的颜色令周遭数不清的人类发出嘈杂的声音,有惊恐的尖叫,也有兴奋的助威,在空旷的场地上空混杂在一起,让扎克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随后那些声音彼此撕扯一番后,汇聚成了一股洪流:

     “干掉他!”

     “太有趣了,扎克快打败他!”

     “扎克,扎克!”

     “这样的决斗才刺激!”

     我没有做错么?——————摄星感受到了扎克投注过来的目光,可是摄星也不懂人类的想法,他们看起来很开心,虽然是踩踏在同胞的鲜血之上。

     空气中有种无形的黑影缠绕在决斗怪兽身上,让他们的目光更加炽热,更加浑浊,更加饥渴。

随后,在喧闹的催促声和口哨声中,异色眼冲了过去,为决斗做了了断。

    “干的漂亮,扎克。”人们如是说,“你会让我们满足的,对吧?”


06

    摄星在和他初见的地方找到了扎克,今天他没有把决斗盘带到身边,让摄星费了一番功夫用自己的魔力实体化后才折腾出来。

    扎克双手背在头后面,躺在草坪上发呆。

    “以人类的情感来形容的话,你现在的状态叫做不开心?”摄星撩起自己的长发和斗篷优雅地坐在扎克身边。

    神游物外的扎克被摄星的突袭吓得一愣,“不。。不开心?”看见是摄星松了口气,下意识的回答,“没有那回事,最近的决斗大家都很开心啊。”

    “我是问你而不是‘大家’”,摄星不客气的纠正扎克的答案。

    “如果大家都露出笑容的话,我怎么会不开心呢?”扎克轻声反驳,“这是我一直以来努力的方向啊。”

        摄星无法赞同地盯着扎克,在他看来如今的决斗场仿佛是一面双面镜,镜子两侧的人类和怪兽被对方的狰狞的暴虐倾向影响,自己也不由自主的变成了对方,一种不祥的预感一直缠绕在心头。更重要的是扎克一直在苦恼,他希望带来笑容的对象们,期待着他继续做出这样的决斗,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得到满足,露出轻松又兴奋的笑容,而决斗怪兽在激烈的冲突中积蓄着愤怒,也只能通过日益升级的暴力才释放。

        夹在中间的扎克,像是困囿在名为笑容的牢笼中的囚犯,只能选择唯一一条双方都满足的道路。

        可是这是一条通向黑暗的道路,摄星犹豫着咽下这句未说出口的预言,只是揪了下扎克翘起的头发,“回去吧,你把那四只破坏王留家里半天了,估计这会儿可以把你住的地方拆掉了。”

        “诶诶别拽,好吧这就回去了。”扎克叹着气从草坪上爬起来,拍着身上的草屑想起家里的四个熊孩子,深感自家怪兽都强力过头一个个不需要经由决斗盘就能实体化。

        “扎克”,摄星看着他的背影,叫住了他,“无论你将来如何选择,我都在你的身边。”

        “诶?突然之间说什么...”扎克一头雾水的听完这句誓言,随即回赠一个纯然的笑容。

        “那是当然的啦,我最相信你了,摄星。”


07

       世界陷入疯狂,到处是追求刺激和鲜血的战场。

       在无止境的“期待”中,扎克在名为决斗场中一次又一次厮杀,搏斗,用痛苦的哀嚎,蔓延的血色,消逝的生命喂饱端坐在观众席之上的的怪物。

       “摄星,既然大家如此期望,那就只能这样做了,对么?”

        看够了人类世界的负面,摄星并没有阻止扎克,反而提出一种方法,可以让扎克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并且彻底摆脱人类的身份站在自己这一边——摄星内心默默的想,人类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不是很关心,扎克毕竟是独一无二的,也许这次之后他们就可以在变得安静的世界里继续一同生活了。

       “掌管着时空的摄星魔法师啊,以那深远的力量,叠加吾等之愿望,就是现在,合为一体!”

       在他亲手释放的法术下,扎克变成了霸王龙扎克,失去了身为人类的躯体,化作遮天蔽日的巨龙,虽然不容易再看到顶着一头白菜色乱发的青年的样貌,但是至少他们是相同的存在了,接下来只要习惯就好,那个时候他是这样想的。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脱出了他策划的轨迹,区区一个人类女孩竟然能够动用强大的自然之力,硬生生的割裂了霸王龙扎克的躯体和灵魂,原本和扎克融为一体的四龙携带着扎克破碎的灵魂被分散至四个新生的次元,惊慌失措的他只来得及在次元分裂那一瞬间将自己的全部力量用在保护扎克身上,自己也同时被次元分裂的力量影响,变成了名为星读时读的两张卡片,侥幸抓着最后被投射出去的异色眼一同来到了基础次元。

       在意识模糊的最后一刻,他想着,幸好来得及施加保护扎克的法术,接下来扎克的灵魂们会自然而然融入新生的次元,直到碎片凭借四龙和他自身魔力的指引,顺理成章的聚集在一起,扎克一定会恢复回来,接下来只要等待.....


08

        星读和时读并不太清楚自己什么时候来到名为榊游矢的孩子身边,隐约记得好像是孩子的父亲送给他当做礼物的,不过这个记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淡淡的违和感。

       他们相处的很好,当然对于真实立体投影刚刚兴起的基础次元来说,人类最多在卡片召唤的时候才能见到他们,怪兽沉默的听从着指令,和主人的交集仅限于此。但这不妨碍他们的小主人每天用柔软幼嫩的手爱惜地抚摸着卡片,珍而重之地摆在枕边。

      “以后你们会保护我么?我也会努力决斗的,下一次就不会哭出来了。”睡前游矢还小小声地向星读时读宣誓,微弱的月光下,他的眼睛闪耀着憧憬和信赖的光彩,让星读觉得似曾相识。

       游矢让他觉得亲切又熟悉,无论是决斗时露出的开心的笑容,还是投向怪兽时信赖的眼神,或者是抚摸卡片时让他感受的温度和触感。 星读喜欢在自己实体化后接触游矢的感觉,将他娇小的身体抱在怀中的时候,总有一种内心被填满的充实感。就这样时光荏苒,星读和时读一起,沉默地守卫在他的身边,注视着他的成长。

      在游矢的父亲神秘失踪后,他像一只落入巢外的雏鸟一般彷徨,顶着突然而来的骤雨疾风般的嘲讽,磕磕绊绊地前行。他看起来柔软又稚气,大大的眼睛自然而然显露一种无辜的神情,实际上内心却执着又坚强,在遇到契机后凭借自己的力量冲出了牢笼,而回馈他这份勇气的是一件名为灵摆召唤的礼物。对于灵摆之力的来源,星读和时读也不甚了解,不过他们有幸和异色眼一起得到了新力量的洗礼。

      这之后,有什么事情仿佛在心中逐渐浮现,一些久远的画面,还有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星读和时读交流后也没有找到答案,只能归结为灵摆的神秘力量。

      接下来生活看似波澜不惊,却暗潮汹涌,他们看着游矢凭自己的力量战胜对手获得比赛资格,看着游矢越来越自信开朗 ,像他的父亲一般立志成为职业选手,成为给大家带来笑容的存在。

      接着游矢遇到了游斗,一度停滞的命运之轮再一次启动。

      游矢失去了很多朋友,流着眼泪呼唤分离的柚子。

      游矢离开了基础次元,开始了异次元的冒险之旅,吃了很多苦头,也越发的自信坚定。他相信找打了正确的道路,也相信和他一起战斗的卡片们。

      可是事与愿违,扎克的灵魂在彼此呼唤,他们如同落入蛛网中的小虫,不肯认输地试图挣脱却被命运的绞索勒得更紧。

      游矢无数次挣扎在意识被同化的边缘,无数次在一重又一重的打击下忍受精神和身体的双重痛苦,拼尽全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我是绝对不会变成恶魔的!”

      “我相信着,那个时候与灵摆召唤一同诞生的你们!”

      星读和时读在散发着微光的灵摆柱中俯瞰着游矢,汗水粘住了他的额发,痛苦让他无法放下紧捏着胸口的手,时刻紧蹙的眉头下不见笑容,清澈的瞳孔被逆鳞的光芒占据变得邪气而不祥。即使这样他还是榊游矢,他对他们说——“我相信你们。”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对视,游矢赢得了胜利 。

      随后星读和时读在无法抗拒力量中再一次合二为一,汹涌而来的记忆潮水般冲刷着他们的心神,和摄星漫长的生命相比,他们陪在游矢身边这十四年如同沧海一粟,被长久的心愿所淹没。

      “掌管时空的摄星魔法师啊,用你那深远之力叠加吾等之愿————”

      “扎克,我回来了。”


09      

      摄星其实再看到化作人形的扎克那一刻就明白原因了。他珍贵的宝物被摔碎了,他费尽心思想将碎片一个个拾起。碎片落在地上,如同春芽般重生抽条,成为了崭新的存在。有属于他们自己的人生和情感,会哭,会笑,会伤心,还会再一次对他付出信任,只是再也拼不回去了,而自己试图挽回的那些过往已经在宝物摔碎的时候一同消散了。

     命运对他残酷的同时又补偿了他新的珍宝,可惜他懵懂地抱住后,又一无所知的将其丢弃。

     所以重生的扎克没有恢复曾经的外貌,而是披挂着游矢的外表,少年略带青涩的脸庞上呈现着“扎克”的表情,可是眉宇间只有一种机械的冰冷,像是两幅定格画面拙劣的拼接,如同飞蛾一般,生硬而不知疲倦的追逐这毁灭一切的灯火。


10

     余晖还是落下了,黑暗重新笼罩大地。

     摄星很想问问扎克吹了这么久的风会不会感到寒冷,不过想想还是把没有意义的问题咽了回去。欲言又止间,一句叹息滑落——

     “你会怪我么?”

     似是在问扎克,亦或是游矢。

     扎克偏过头回望着他,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冰冷神情,又有些稚气和天真。

     “为何要怪你,汝为吾等忠实之臂助。”

     真是毫不意外的答案,摄星想着。

     夜风荡过他的长发,抚过他的衣摆,他想起将扎克变成霸王龙的那一次,他专注于维持法阵,没能再看一眼身为人类的扎克是什么表情,是愿望达成的满足么?还是疯狂燃烧到尽头的悲嘲呢?而游矢消失的那一刻,又在想什么?连惊愕都来不及传达,更别提对他注定的背叛发表想法了。

    他失去了所有,只剩下眼前这个盛满黑暗意志的残骸,但是他仍旧要追随着它,一同行走在无边无际的黑夜里,直到毁灭降临。


11

    因为——

    你曾是我的死亡

    你,我可以握住

    当一切从我这里失去的时候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