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蘑菇的k菌

做一个立派的痴汉

【游戏王arcv完结分析】the arc of samsara

前言

    a5完结后一直十分失落,所以迟迟没有落笔写感言,不过这一个月内一直在与小伙伴们反复咀嚼a5最终想要表达的种种内容,所以还是决定整理出来,是纪念也是新的起点,即使作品完结,喜爱作品的心情也不会完结哒!

    在梳理前还是想表达几个观点:

    其一,a5最终仍旧没能走出脚本笔力不足、决斗设置不当带来种种诟病的阴影,在一部分人眼中可能也沦为笑柄或憎恶对象,作为作品厨来讲,a5的缺点和不足比任何路人都清楚,这些问题带来的愤怒和无奈也比不比其他人少,也正因此,越发的不希望各种主观或客观原因造成的恶评完全掩盖了作品的有趣之处。

    其二,个人认为一个作品的全部不仅仅由作者创造,也同样被读者创造,读者结合自身情感和经历的理解会反向丰富作品的细节和意义,作者和读者既是在博弈,也同样在合作,读者试图理解作者的思维和想法,价值和理念,并加以感受与评判,作者则是把控着节奏,引导者读者,用半隐半现的意图,引诱读者陪伴到最后。当然a5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好,脚本节奏、角色关系、细节安排、台词润色都让人失望,好在对于这样一部原创动画来讲,作者不是个人而是一个群体,不同部分的失衡并不能说其他部分同样有问题,所以这些为人诟病的地方并不影响其世界观设定和剧情架构,而这些已经为读者留有足够的解读空间,来抽丝剥茧理解作品想要表达的或者作品自然而然形成的思想核心。

     其三,以下感想和分析为个人理解,以及部分是与小伙伴们讨论时候理解的方向,也会引用一些推文的观点当做参考。(此处十分感谢帮忙翻译的大腿小伙伴斑鸠)还是那句老话,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追完作品的每个人都有对作品的认识和解答,估计也没什么标准答案,所以只是一次自娱自乐自我满足的畅叙而已。

     综上,所以如果还是觉得“你想太多了,上代和小野根本没想这么深”就基本不用再看下去了。


SCALE1.  弧线的轮回

     游戏王arc-v——v为第五部的意思,也包含了统一四次元创造/回归第五次元的意义;arc则是这部作品的一个符号象征,即为灵摆摇过的弧光轨迹,也为象征着微笑的弧线,a5标题本身将作品几个要素整合到一起:灵摆、笑容、轨迹。

     对于灵摆的解读,较早以前看到过游戏王创始者高桥的一段序言,当时就觉得也许a5的灵感来源就在这里。


在高桥大神第三十七卷单行本的卷首,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游戏王在杂志上的连载已经顺利结束,我心中想表达的主题,应该算是画完了。卡牌变成作品的主要表现方式,这是实情,每个人心中的钟摆,都被心灵的两面性-『光明与黑暗』『善与恶』『和气与愤怒』而推动,争执的人们为冲突摩擦而悲伤,只是受苦的人们的战斗,变成了卡片决斗。不过,钟摆摆动到最后,都会画『圆』,那正是主角的坚强之处。

     记得连载之时蛮多人抱怨加吐槽,觉得游矢并没有传统热血向主角的风格,犹豫、挣扎、跌入低谷再次振作仿佛没有尽头,这样的反复贯彻了作品整个阶段,他没有如同很多人期望那样,一次振作再也不会迷惑,一次振奋就胜利到底。其实后来感觉很多人也察觉到也许这种设置是有意为之,对于灵摆而言是没有前后左右的,它在平面上划出弧线,在空间中则画弧成圆,从一个极点走向另一个极点,从一个起点回归到这个起点——可以说轮回是灵摆本身的特性。

   对应a5的话,仅从表面来看,确实也大致如此:度过短暂的日常生活的榊游矢,在青梅竹马柊柚子卷入次元战争被带走后,为了找回柚子,也为了实现次元的和平,与伙伴一同踏上旅途。在过程中得知自身是导致次元分裂的始作俑者扎克的转生分身,在激烈的战斗后仍旧没能阻止扎克的复活,所幸依靠伙伴们的努力和呼唤,一同封印了恶魔并夺回了柚子和和平的日常的故事。

    这并不是一部阶梯式上升结构的作品,而是一部用矛盾式上升的作品,痛苦、阻碍、愤怒、挣扎、祈盼、期冀、接纳、原谅种种情感和思绪将静止的灵摆推动起来,主人公离开起点,离开家乡,离开原本的自己,走过低谷,走过陡坡,失去很多,也获得很多,然而无论有多少迷茫和苦恼,他终究凭着自己的意志再一次回到始发之时,他的成长和他的坚强,都囊括在这样看似毫无寸进的旅途中。

    有的时候能够找回自己就是成长。

    而a5的轮回之旅当然不仅如此,正是明白了剧情结构的多样和复杂,才感受到看似普通的剧情背后的精彩之处。

    仅从游矢的经历来看,这样的剧情正如一段弧线一般,并且结尾前最后四战也有意无意地对应四次元旅行的顺序:


(图片如看不清请戳链接:http://photo.weibo.com/2104070432/photos/detail/photo_id/4105670663263073/album_id/4105670478713203

    但是如果不仅仅从游矢自身来看,而是联系游矢前身扎克的经历,这个结构则从一段弧线变成了圆形:


   (图片如看不清请戳链接:http://photo.weibo.com/2104070432/photos/detail/photo_id/4105670671599696/album_id/4105670478713203

    在这个视角下其实更加理解高桥大神的那一段话,作为扎克的个体出于种种原因的推动,在光明与黑暗的挣扎中走入毁灭,随后以榊游矢的个体获得新生,历经坎坷,再一次回到一切的起点,回到自身的初心之上。从这个角度上其实是一个平凡又不平凡,很引人共鸣的设计,人的一生也往往如此,不由自主的失去,又千方百计的夺回,但是只要在旅途的终点,能够拾回与一无所知之时一样发自内心的笑容,大概就是he吧。

 

游戏王a5是由一群不完美、不完整的人编织而成的故事。a5描绘的是人漫长的一生中磕磕绊绊最多的时期的故事,在最终话,角色们终于看到了未来的曙光。而他们的故事也不会完结,而会一直继续下去吧。

   当然,a5有趣的地方就在于,结合前后的剧情对照来理解的话才能感受到更多的信息。

 (图片如看不清请戳链接:http://photo.weibo.com/2104070432/photos/detail/photo_id/4105670671599696/album_id/4105670478713203#4105670680040353
   

    从扎克的角度而言,最初的自己单纯只希望通过决斗为他人带来快乐,不仅是自己也有对手和怪兽,这样的扎克如同娱乐决斗具现化一般,恰好是a5前期游矢最憧憬的境界。而在这个过程中,“为了给大家带来笑容”的娱乐决斗却逐渐变质为“满足他人欲望”的决斗,扎克逐渐身陷于违背自身理念的歧路中,其实这一点也正是无论扎克还是游矢都欠缺的一种意识造成的结果——在思考如何为他人带来幸福快乐的时候,他们的着眼点里从来没有囊括自己,利他主义的决斗的对象是复杂的群体,而可悲的是大部分人所期望的并不是善意,而是名为欲望的恶意。如果扎克在最初不慎伤害他人的时候,能够有人指出这种行为是不对的,或者他能够坚信地喊出——“这样的决斗并不是我坚信的决斗”,也许一切都会不同。



   因利他而忘我,因忘我而毁灭他人,扎克的不幸源于他的善意和付出,而旧次元的毁灭源于民众对自身欲望的放纵,这样的因果来看,最终的敌人其实永远是自身,无论是个体还是群体。

    这一点来看,下述观点的解读就变得极为切中:



XYZ次元篇、胜哄战和BB战都是“用实践证明找到了和前世不同道路的篇章”。

把av看作是一个转世故事的话,剧情的构筑还真是相当正统啊……(重复前世的经验,并发现了不同的道路,但结果由于各种机缘巧合又差点重蹈了前世的覆辙,但却因此世接下的缘回避了这种结果,于是这次得以避免前世的过错或者做到了前世真正想要做的事,然后又继续前进……这样的流程)

   游矢的人生仿佛是扎克的人生的再现,相似的情境下,再一次考验游矢(扎克)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也许是冥冥之中扎克的不甘和懊悔,游矢在很多人(包括a5观众)都不理解的情况下 ,一直坚守着自身的理念,即便现实(剧情)屡次嘲笑般的打击着他的选择。

   对比点1—基础篇 游矢vs胜哄:这是游矢逆鳞化纪念性的一话,在看完全篇回顾更加理解当时逆鳞觉醒的理由,在和平的基础次元,胜哄的暴力决斗与旧次元的风格较类似,万幸是基础次元的观众并不认同逆鳞以牙还牙式的暴力风格;

   对比点2—同调次元篇 游矢vs227、vs真嗣:同调次元篇的冗长被认为是a5差评的根源之一,但是如果对照扎克的经历其实可以一定程度上理解这个片场为什么如此受到重视(虽然也不能排除掉小野塞私货心理),同调次元宛若一个翻版的旧次元,观众信奉胜王败寇,渴望激烈刺激的绝偶读,怂恿决斗者伤害对手,而在与227的决斗中,游矢曾经瞬间进入逆鳞化状态,最初看这段的时候还十分莫名,如今明白,这里的逆鳞化其实正是因为与旧次元的场景吻合,令扎克的记忆一瞬间苏醒。游矢在同调篇为了伙伴不得不下定决心挑战杰克的过程,也与扎克逐渐成为冠军的道路类似,不过游矢的幸运在于,他不是一个人,柚子、权酱、零儿、隼等一众伙伴往往能够在他陷入两难时,与他一同排除阻碍携手共进,所以最后能够实现与曾经的扎克完全不同的道路选择,令city解放。

   对比点3—xyz次元篇 游矢vs爱德:爱德的心境类似于伤害他人与自身想要相信的理念冲突时的扎克,爱德在接触了游胜后,本身的信念动摇(虽然这段回忆杀表现力极差,但是主旨大致是这样),内心已经清楚自己并不想要进行伤害他人的决斗,只是缺乏契机让自己下决心脱离学院的命令,游矢与爱德的决斗某种意义上也是与曾经的自己对话,曾经的扎克的挣扎淹没在观众的悪欲和变质的期待中,如今的游矢说服了爱德,也是喻为说服了自己(当然决斗表现力和台词都不太到位。。。欸)

   对比点4—融合次元篇 游矢vsBB:与BB一战现在来看剧情意义很重,面对害怕失败而将自己锁在堡垒中的自己,游矢的选择是将对方拉出心防之外,承认曾经的错误,同样也要选择勇敢前进。BB的心态最接近于试图与四龙合为一体成为最强存在的扎克的想法,在扎克与克罗的决斗中,也被克罗指出,扎克的布阵反而暴露了他害怕失败的事实,走到决斗者巅峰的扎克,彼时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于自己信念的挣扎中,在观众无止境的期待渴望中,导致了他选择了最为极端的方式。

    BB战是游矢陷入到逆鳞化无法恢复之前最后一次成功的娱乐决斗,其实可以看得出,游矢如果说是扎克的第二次人生,尽管有过挣扎和犹豫,但是与伙伴一同走到融合次元的他,一直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坚守信念,勇往直前,救赎了他人,也间接的拯救了“自己”,而对于游矢而言,这一切选择都无法改变既定的结局,在135话中,失去父亲和游斗,无法压制逆鳞化的影响,濒临崩溃的他,还是选择守护世界和伙伴的到最后一刻,但是仍旧不能改变命运。

    与4u主线相关的章节几乎都离不开“命运”一词,『开始转动的命运』、『不期而遇命运』、『悲运的再会』,4u从各自次元离开,是由于零王想要复苏女儿的计划,而在最终话148话,游矢和柚子都与其他3个分身合并成一体,与此同时,零王也欣喜的发现——“そして世界は再び1つになろうとしている。”世界即将再次合为一体。

    如果这个角度来看,次元分裂是不自然的现象,如同河流被水坝阻拦一般,水流虽然无意识,但是对于它而言永远是要服从自然规律不断流淌侵蚀,大概分裂的次元本身也是在推动着次元的复合,而这一点本身有内外两个推手,旧次元唯一幸存者零王在恢复记忆后自然而然希望找回自己熟悉的世界,与次元一同分裂的扎克本身就具有遇到分身可以通过决斗相互吞噬的特性,随着扎克本体的恢复和arcv计划的进行,次元也顺理成章合并,成为结局的看似不起眼的一项成就。



 (图片如看不清请戳链接:http://photo.weibo.com/2104070432/photos/detail/photo_id/4105670671599696/album_id/4105670478713203#4105670667405370 )

   至此,a5的剧情结构其实比较清楚了,其实是有三层弧线构成


arc1:以游矢命运为明线的游矢视角,游矢的人生始于扎克分裂而成的分身,终于135话4u最终合体成为完整的新生扎克,虽然实质上到148为止,4u的意识仍旧在,最终扎克仍旧是以“榊游矢”的身份继续活下去,但是148只是次元即将合一,次元合一成为新世界后,与次元状况同步并且相互关联的游矢和柚子,很难保持他们“不自然的分裂状态”,届时,两人大概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重生的扎克和零伊了。

arc2:以扎克的经历为隐线的扎克视角,对于扎克而已,他承载着社会带来的悲剧,又在毁灭之后再次获得了新生,而游矢正式扎克转世的真正主体,在a5后半段其实反复强调了这一点——游矢在记忆复苏之后逐渐意识到“我是扎克”,新生的同时也附带与四龙合体后诞生的恶之灵魂霸王扎克的复苏,这一部分灵魂个人认为不是真正的能够独立的灵魂,感觉更像是情感和执念的聚合体,尽管命名之为“恶”,其实我更觉得这一部分反而是扎克人性体现,他经历的痛苦,他的不甘和愤怒,他的恐惧和期冀,在他转世成为新的个体时都已经不复存在,仅仅保留在“霸王龙扎克”这一名下,在最终战时,扎克终于明白,他真正需要的不仅仅是为他人带来笑容,为他人带来快乐,他需要接纳自己的渴望、自己的期待、自己的想法,无论是善是恶,也就是“为了让扎克露出笑容,我不笑怎么行呢”,如果自己都无法接纳自己,无法认同自己的理念,扎克只能不断重复过去的悲剧,既然明白这个道理,存在于零罗体内的的“执念”也就烟消云散,所以也并没有给予镜头刻画,仅仅以零罗如同新生孩童一般的笑声来表达曾经的已逝的扎克的释然。而如今的以游矢外表存在的扎克,既不是过去的扎克,也不是曾经的游矢,他是一个全新的开始,面对的是闪耀的未来。

arc3:以次元命运为隐线的上帝视角,这一点如同上面所说那样,扎克的复活和次元的合并也许就是灵摆摇晃出弧光的最初动力,既是一种世界级别的命运力,不断推动着事件的发展。



SCALE2.  幻日的痕迹

    有一种自然现象,叫做幻日,是由于极寒条件下冰晶折射形成的壮丽的自然景象。


    天空之中,中间一轮太阳是真正的实体,而周边的三个光斑则是折射形成,当然折射的冰晶消失,周围的三轮幻日也就杳然无踪地消散。是不是和游矢与3u十分相似。其实无论戏里戏外的观众还是角色,4u对他们而已都是真正存在的,只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只能合为一体,尽管如此还是相信3u存在于游矢的体内,一同活下去,柚子系列也是如此,对于这些人生刚刚开始,就不得不背负沉重命运的少男少女们,在如此开朗的结局之中难道不应该理所当然的迎来happy end么?

    而这个恰恰是a5结局最沉重的一笔,在思考了这么多之后,很难说服自己,他们还能在次元合并后存在。

    那么3u和3柚为什么会单独存在呢,既然已经有了主体的情况下?之前看过不少太太的同人、推文也讨论过后比较倾向于这种解释:

    游矢是扎克转世的主题,而3u则是以扎克不同人生阶段形成的想法为基础在分裂时产生的灵魂碎片形成的:

    在起步阶段希望能够获得成就单纯地追逐着竞技胜利的扎克——游吾

   

    在伤害了他人不断自责内心渴望能够重获和平的扎克——游斗


    在站到巅峰后具有毁灭一切倾向不想输给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人的扎克——游里


    而零伊本身是为了阻止扎克而存在的,所以也跟随扎克分类为四来到不同次元,而3u由于是非主体的碎片,本身存在并不稳定,所以通过决斗合体后身体也随之消散,但是柚子系列是实体分裂所以要借助arcv装置才能够合体。

    对扎克和零伊而言,幸运的是他们有能够重生的机会,对4u四柚而言,不幸的是他们曾经有过只属于自己的人生,在148的结尾还有一个让人五味陈杂的细节,归来的柚子手腕上已经没有了代表花鸟风月四卡的手镯,再次分裂世界的力量已经不复存在,世界归一后再也不需要分离,这也暗示了4u四柚之间从此无法再区分出彼此,新的世界来临之后,如果山移水换,如果世殊时异,是否还能留下幻日的痕迹呢?



SCALE3.  「おかえり」/ 「さよなら」  

    结局以来还是蛮多对零儿最后的扶额大笑产生疑问的,到底是表达怎样一种情绪确实很难把握。如果以上的脑洞分析真的成立的话,也许他确实是所有人中唯一察觉到所有真相的存在,因为如果把135前的具有独立人生的游矢和135以后具有『游矢』记忆的新生的扎克区分开的话,零儿与游矢最后一句对话就是135时,零儿那一句,“游矢,首先要集中精神一心取胜”——对于那个时候舍弃了微笑世界精神状态极为不稳定的游矢来讲相当于毒药一样的最后一句话,零儿曾经说过,无论用什么手段都会拯救游矢,也相信与他一起一定能够夺回次元的和平,但是最后的最后,如果只有他一个人清醒的认识到真相,他的约定已经无法实现,他想要守护的次元也无可逆转的改变,对他而言真是一个噩梦般的结局。如果当年的赤马零王一样,在陌生的次元中想起了过去,一心追逐不复存在的过去的结果就是,毁掉了四番柚的人生,所以在零王望向归来的柚子展露欣喜笑容时,零儿只能发出无人理解的苦笑,因为在「おかえり」的另一侧,是「さよなら」 。



尾声

   脑洞了这么多然而还是意犹未尽啊,最近两年内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遇到a5,尽管故事已经落幕,但是只要喜爱的心情不变,作品的生命力会一直延续下去,如果有好的脑洞和想法会继续码下去~





评论(9)

热度(121)